This page looks best with JavaScript enabled
谁敢不讲武德?
👨 李二狗 · · · 🔢 1570 words· ⏲️ 4 min read · 👀... views
🏷️
  • #essay
  • DeepinScreenshot_select-area_20201129091352.png

    这篇草稿原来名叫「旗帜鲜明地支持马保国」。转念一想,其实俺们并不支持马保国。塔也没什么好支持的,一时的热度很快便会消失。俺们只是要捍卫和马保国闹着玩儿的权利。这年头,一般人可没资格说「旗帜鲜明」,一来许多人并没有旗帜,二来即便有旗帜也不会扬起来,更不会鲜明。否则,迎接他的大概是群殴,很快他也就会讲武德、耗子尾汁了。

    DeepinScreenshot_select-area_20201129092533.png

    尤其是今年以来,凡是「旗帜鲜明地」支持或反对什么事物的人,都被围殴得头破血流。讨论 A 话题——这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,被封号;讨论 B 话题——这是被不明真相的网络言论带偏,被禁言;讨论 C 话题——这是置所有贫困县全部摘帽的大好局面于不顾,被关小黑屋;讨论 D 话题——这成了破坏向前发展的元凶,被围殴……现在这世道,认知虽然多元而轻易上纲上线,动辄得咎则不如莫言。实话不易说,假话不能说,于是俺们一起讲笑话。

    这时间,马保国恰巧出来自娱娱人。塔直道我们直道塔的混元功法是伪的,我们也直道塔直道我们直道塔的功法是伪的。但马老师接受采访只说年轻人要尊重传统武术;网民群起制作恶搞视频也只取形式而从未拆穿塔,更不包含「讽刺」或「批判」。在这场马老师与网民的友谊赛中,双方都很讲武德,既不骗,也不搞透析,保持默契,点到为止,各取所需。

    俺们甚至想到了「为国争光」的方鸿渐。方鸿渐骗了爱尔兰人一张文凭纸,回信嘲讽后,「爱尔兰人气得咒骂个不停,喝醉酒,红着眼要找中国人打架。这事也许是中国自有外交或订商约以来唯一的胜利。」现在,远在英吉利的那位与马老师比武「失利」的洋人,也正「气得咒骂个不停,喝醉酒,红着眼要找中国人打架」,说有机构报销机票的话,塔愿意飞来东方与马老师再打一次。「这事也许是中国自有外交或订商约以来的又一次胜利」。

    马保国1.jpg

    他的一炮而红不是没有原因的。社会学者、传播学者、文化批评学者等等专家也许会用一个又一个生僻的概念、一套又一套的深奥理论,撰写一篇期刊论文来分析这种现象,发表种种见解,分析塔走红的原因。新闻评论员也会应制而作,适时聊表立场。尽管让他们研究去吧。

    尽管马老师「斥责年轻人不讲武德」,但年轻人仍然支持塔。俺们为什么要陪马保国演戏玩儿呢?因为恰恰相反,年轻人不是「不讲武德」,反而迫于各种现实却一直都太讲武德。在规训面前,俺还不如比武场上的马保国:马老师虽然不堪一击,仍硬着头皮上场;败下阵来,还要厚着脸皮撑场。这是多么强大的意志。扪心自问,与规训比武,俺没有马老师这样的斗志,遂退而以讲(关于自己的)笑话自娱。此亦兴观群怨之道也。扪心自问,与规训比武,俺真想不讲武德呀——想打就打想骂就骂——但俺可不敢不讲武德

    马老师的几次公开发言,为什么单单「不讲武德」「耗子尾汁」这两个词火得突出呢?恰恰因为年轻人每一次不讲武德,都被老同志驯化得耗子尾汁、服服帖帖。这绝不是代际矛盾。久而久之,年轻人成了最讲武德的群体——因为他们没资格不讲武德。诸君请看,真正不讲武德的都是什么人呢?

    mbg.jpg

    现在批婆斯得利(People’s Daily, i.e. RMRB)突然跑出来评论说,不行!「马保国闹剧,该立刻收场了」。这篇评论,文风盛气凌人,言语居高临下,立论避重就轻,论证隔靴搔痒,结论脱离群众。命题作文,批判可读,不值一驳。作者在马老师言必称传统武术、民族精神的时候,在马老师风头正旺的时候,突然透析六十九岁的老同志,实在是不讲武德——你看谁才是有资格不讲武德的人呢。评论的作者大概久不接地气了。如果俺们不和马保国闹着玩,那还能跟谁玩呢?如果「马保国就应该从闹剧中抽身而退」,难道要俺们走回被封号、被禁言的老路和邪路上去吗?

    身为顶级耳目喉舌的批婆斯得利,在这一件事上,耳不听国风,目不观市俗,舌不尝疾苦,喉不发民声。亦怅然怪事也。盖耳目喉舌为心神统辖之器官:心唯唯不辞帝京,神诺诺只奉王命。心神如此,则无论耳目喉舌矣!

    耗子尾汁。

    语焉不详,点到为止。

    以上です。

    The article was recently updated on Saturday, March 27, 2021, 16:40:25 by 王小花.


    李二狗
    支持作者

            🤑DONATION